春秋姐姐讲石湖|~神奇的相遇~

2016-03-23

2016年1月20日嘉兴的朋友nick和我说,宁波有一个聚会,来不来,我说:争取来。隔一天有变化说:到苏州来,我是苏州的,那敢情好。

这次聚会中心人物名字叫王乡忽夏,2013年接到灵讯,说她是一个叫“王山”星球上米达族投胎来的,具体情况感兴趣可以到”王乡忽夏的博客“里了解。

聚会时间1月23、24周末2天。22日晚七点nick到苏州入住留园路苏州旅游饭店,我想过去和他们见个面,对忽夏有点感兴趣,晚上是见面谈话的好时间,也需要商量一下明天的行程。但是天有雨雪很冷,去还是不去,和nick反复了好几次。后来毅然决定过去。

忽夏在聚会讨论群中说,晚上头痛、牙痛,我们不想打扰她。在nick房间小坐,一会儿,忽夏叫我们到她房间去。看到忽夏30多岁,个子瘦小,长相凡凡,握手寒暄。她说发出让我们过去的信息,牙一下不痛了。

同时,宁波塔莎等四人,嘉兴小伙小潘也来到房间。一会儿,忽夏就说起2600年前春秋时期范蠡、西施、夫差那些事儿,前二天,她在无锡蠡园、鼋头渚等地处理范蠡踪迹留下的业力痕迹。

听了这些,我心里好堵,好像百感交集。我马上说我的感觉,然后说我在苏州吴越纷争之地石湖景区工作(2013年8月被分管的副市长徐惠明点名调过去充实新开发的石湖东部滨湖景区的文化工作),我的名字就叫吴越春秋,一生下来爸爸起的春秋,后来搞文字工作,署名吴越或春秋。忽夏听了以后,看着我感受一下,说我是夫差的皇后,当时恨死她(西施),想杀了她。

我浑身发麻,沉寂了一会儿,忽夏说你过来,我坐到她的床上,我们盘腿对坐,闭眼手拉手,我好像没什么感觉,这几年的修炼,已经清理了好多,身体已经没有恨的机制。忽夏睁开眼对我说,其实夫差没有死,是宫人代替他自杀(史书记载越过打败吴国时,夫差蒙面自刎)。

我一下感受到我对吴王夫差深深的爱,曾经为他的死无比的痛苦,哭了,哭得浑身抽泣。接着忽夏把头磕到床上,不断的磕,不断说: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我有点心疼她,用手抚摸她的后背说:可以了、可以了。忽夏抬起头,笑着摸着腮帮对我说,我这里不肿了吧。我看着她说,好像好多了。

一些业力会以伤痛的方式浮现出来,处理掉,它便消失。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