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夏讲故事】苏锡之行篇

2016-03-23

前篇

两个月时间一闪而过,深圳聚会讯息之后再无心情做任何讯息的更新传递。也有几次尝试坐下准备写点什么,最终还是作罢。

这一次的沉寂,源自于潜意识对这一切的怀疑对抗,怀疑自己经历的这一切到底有没有意义。之前这样的情绪和过程一直反复出现,只是波动比较小,这一次非常深入的浮出来,虽然也会顺着内在的提示去做些什么,但是潜意识的怀疑抗拒并没有因此就消失不见,直到前天晚上被彻底的激发出来,爆发出来。走出来了,所以又开始坐这里霹雳啪啦的码字了。

次比较严重的潜意识屏蔽各种连接的状态经验完,体验到一点,当这些屏蔽出现后,总是觉得心里堵着厚厚的硬壳,怎么都突破不了,对一切的连接感知都变的模糊迟钝。无法顺利的自我觉察,走出一些情绪的困扰,也不能及时觉知身体或者身边人事所提示的讯息,直到最终这股提示的能量运作强烈起来,才能觉察到一些东西。

记得有一阶段每天早早被能量灌醒起来打坐,内心或者其他指导员高灵们给梳理下各种需要去解决面对的问题,晚上睡前与水晶能量做连接,还是会有不同能量的引导协助完成一些过程。身心通畅愉悦的一个经历的过程,只可惜,也不知是我这从小的顽疾——虎头蛇尾病的原因还是其他,这个过程不知不觉的就中断了,然后就开始体验前几个月不知不觉潜意识就屏蔽对抗的过程。

直到前几天,忽然开始意识到,这个状态不能再持续下去,有什么是要被打开的时间到了。然后就想到沈姐,觉得需要她通过量子催眠的能量引导我去将这些堵塞的点疏通开,把那个要打开的去打开。

不知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当潜意识屏蔽了与内在的连接后,无论是高灵的指引还是与自己内在的对话,都会变的非常混沌,经常是他们只是自报了个家门:忽夏,我是xxx,我今天来要跟你说些xx,就断线了,不是困就是脑袋想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这情况几次下来,就清晰潜意识又开始折腾了。

虽然自己有感觉要去找沈姐,但是因为这个阻抗的能量在,还是没有行动的意愿出现。结果沈姐自己主动出现了,回家过年之前来给外甥和侄女找水晶。这么明显的提示出现我还是顺应了吧,跟沈姐定好时间前天上午过去她那里,聊了一上午还是没感觉要做啥,直到下午说到某个点,感觉可以开始了。就进入催眠过程,整个过程我基本都在半睡眠状态,几次催眠下来发现一开始自动出现的场景,都可以写连续剧了。从第一次外星白雪公主的经历,一路冒出姆大陆,乌斯塔部落,米达族和姆大陆的关系,亚特和姆大陆的关联,自动自发的出现。

这次卡的整个人心里堵的不通透很久,知道有要被打开的某个点的时机到了,最后沈姐引导我回到一个地方,我开始不认识,后面知道是王山星球,回到了米达的家里,哭着说不要回来地球,人类太复杂,地球太危险,我不要回去了。忽然就睁开眼自动结束催眠过程,应该是潜意识知道该打开的打开了。每一次的催眠体验,都是在我卡到一个点突破不了的时候完成,在这里非常谢谢沈姐的帮助。

晚上到家就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情绪,被老公刺激到,这十几年时间,从来没有真正的好好的跟他吵过架,最近一周发作两次,觉得还是快意恩仇的人生痛快啊!后面出来深深地一种孤独感,让族长和米达妈妈带我回家,不在地球玩儿了。生病或者意外死亡离开都能接受,就是不玩儿了。后面有心情有时间会分享这两次爆发的收获,陷入情绪和带着觉知的体验穿越情绪的区别所在。

这些故事,对了,各位一定是当故事听,因为我也是在讲故事而已。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或者上纲上线的分析这些故事哪部分于情于理不合啥的,我就是个段子手,偶尔冒点故事分享出来而已,世界这么大,不同那么多,如果我这里的这些故事不合您的胃口,请尊驾移步出门左拐右拐直行皆可,别跟我这里较真儿过不去让自己难受。

苏锡之行

下面开始讲一些现在能讲的故事。深圳回来后,进入每次聚会后遗症的萎靡状态,不过虽然萎靡,跟以往每次萎靡的程度都不同,就是没啥动力去更新分享博客而已。其余的发现这一年走完的收获还是大大,行动力明显提高,拖拉的情况好像改变百分之八十以上。所以顺应提示,去了石家庄,又在1月17号到了无锡,这个十几年让我梦牵魂绕的地方。2003年第一年出门打工一年的地方。

04年离开无锡后,几乎每年都要好几次梦中回到无锡,无论出差路过还是回去工作,各种逼真梦境搞得我自己梦里都真的信了自己回去了。也一直纳闷这些年走了很多城市,除了无锡之外,就没有一个让我十几年做梦一直回去的地方。去深圳前爱玲我们聊天过程她感觉到我们1月18号要在无锡,然后我17号就到了无锡。

到了之后才知,这些年会持续做梦回去的一部分原因。非常感谢无锡的快乐每天姐姐那几天对我的照顾和陪伴。估计之前看博客的亲们知道,我自己清理过程中共振到春秋战国时期,那个最悲催女子西施的记忆。这次的苏锡之行,就围绕着这个故事为主线发生发展。

第一天到我和爱玲就被指引到了蠡园,逛了一圈整个人混沌沌的状态,也没感觉到什么,最后上车要离开的时候,心轮被几支利箭穿过一样剧烈疼了几下就没事了,下午去崇安寺和南禅寺整个人累的不得了,身体沉重困乏。最后一天无锡我们三个人去灵山大佛,被观世音指引还要再去蠡园,我大概也明白,第一天去到时候,我处于一种完全的屏蔽状态,所以基本算是游园去的。去就去吧,总好过再来无锡一次。

下午爱玲回去开家长会,把我和快乐姐姐送到蠡园门口,还没下车,快乐姐姐就感觉到整个后腰和身体一侧麻热的厉害,我也同步。进去后被能量牵引一路各种犄角旮旯走遍,上次没有看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一个西施传说廊前停下,看了那些故事和墙上的画后自动与那些能量做了连接。

又被推着向那个千步廊走去,一波一波温柔水波一样的能量推着我前行,那个长廊很长,我问谁推我,要干嘛。回答我是米达族的爱推动我与范蠡相遇,巨汗一个,去哪里相遇?结果长廊尽头的湖心亭看到西施范蠡的画像,停下那里就开始眼泪啪嗒,心里自动出一些话完成一些过程。说的啥现在都忘了。

快乐姐姐到了那个亭子就被一股大力推着靠在那个墙上,后来意识到要动起来,就顺着这股自发之力推动围着湖心亭开始绕圈跑步,这股力量帮助她将身体层面的堵塞点打开,后面只要自己有意愿,放松下来,顺着这股能量去动,身体会整个状态越来越健康轻松。

故事的后续就更狗血了,之前我和爱玲感应到的要去下周庄的沈宅。我因为灵魂层面浮出来对范蠡的怨恨不想去处理与之相关的情绪,结果一夜之间左侧牙龈肿痛起来,到了周庄后牙疼头疼心烦意乱,自己都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几十年不遇江南最冷的时间跑到这里挨饿受冻。病大了啊。但是还是得继续行程,到了财神居,沈宅,一路看进去,到了这幅总结沈万三生平的诗画墙前,忽然就悲从心来,一股怜悯情绪汹涌而出。哭了一下神奇的,头不疼了牙也不疼了,情绪也不烦躁了。这又是在赤裸裸的提示我跟这财神爷有啥渊源么?当时的感觉就是范蠡与沈万三其实是同一个灵魂所体验。

结束后去苏州的路上,头和牙齿忽然开始加倍疼,眼睛也睁不开,一路一句话都说不了。到了宾馆就想睡觉,但是全身上下没一处舒服,知道必须得打开开关放放某些情绪,才能舒服,进入状态就开始自动哭,与范蠡相关的一些情绪被释放出来,一个多小时后停下来人慢慢的舒服点,牙齿头都慢慢减轻疼痛。与塔莎nick他们十几个人阴差阳错之下凑到苏州聚会。晚上很多人都到了,我原本想法聚会讨论组晚上我状态不好就不见大家了,结果讯息打出来就是觉得发不出去,后来删了后,内心出来一句,你们都过来我这里吧,我需要帮助,发出去的瞬间,牙齿最后一点疼痛消失了,人也开始被打鸡血一样复活了。

大伙儿来了聊天的过程中,我感觉要讲故事,范蠡和沈万三的故事,故事讲完也终于明白为嘛来苏州的路上各种睁不开眼各种疼痛,其实是灵魂不想面对要相遇的人。从春秋姐姐说起吧,这个人是我此次来苏州非常重要的连接能量。春秋姐姐姓吴,名春秋,在我讲到夫差的时候,她说她很早以前就对夫差这个人有说不清的情感,很心疼怜悯和爱的情绪,她工作的石湖景区在建一座崇范楼,她特别生气,这里是吴国的地方,范蠡是毁灭吴国最主要的那个人,怎么可以叫这个名字呢。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嘛会这么讨厌范蠡,都想把那个崇范楼名字改掉。苏州曾经是春秋时期吴国的地方,石湖这个地方是吴越曾经交战的地方,她被各种不可能的因缘促成调到这里工作。对范蠡和夫差截然不同的情绪和态度。

我一下子感知到,她与吴王夫差的王后连接很深。后面我心里出来一句话告诉她,你想杀我,但是没有杀成。她听到这话被一股强烈能量灌下来,后来听nick和她说,在我讲故事的过程中,他们全程都被能量灌着麻麻的状态,这一定是有被触动到的灵魂印记的地方。

这样的相遇,以灵魂的记忆相认,以全新的状态连接,去开创全新的不同的生命精彩。我们这些人在我们准备好的时候相遇相聚,一同前进。我们聊着的过程也明白了这次来苏锡的意义,与春秋姐姐的连接,为我们今年水晶课程的运作做了一个准备。她在筹划的和我们感觉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谋而合,一切都刚刚好。

敢于直面灵魂深处的疼痛,恐惧,才能活出全新的自己。生命的美好之处就在于,你有多勇敢,他就有多绚烂!各位朋友新年快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